新生儿死亡与民事权利能力的取得_凤凰平台_凤凰彩票平台_www.fh5173.com正规平台值得信赖 
   欢迎来到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_凤凰彩票平台_www.fh5173.com正规平台值得信赖

凤凰平台_凤凰彩票平台_www.fh5173.com正规平台值得信赖
栏目列表
标 当前位置: 凤凰平台 > 政策法规 >
政策法规

新生儿死亡与民事权利能力的取得

时间:2016-09-07 07:36来源:凤凰彩票平台作者:admin 点击:
刘晔 (作者注:本案新生儿在出生前即宫内是存活的,杭州市医学会鉴定认为医院存在过错,导致新生儿在分娩过程中重度窒息并死亡,承担主要责任,但医学会同时认为,新生儿出生

刘晔

(作者注:本案新生儿在出生前即宫内是存活的,杭州市医学会鉴定认为医院存在过错,导致新生儿在分娩过程中重度窒息并死亡,承担主要责任,但医学会同时认为,新生儿出生后一分钟APGAR评分为0,虽经抢救1小时后才宣告死亡,仍应当定性非出生后死亡,为死产。一审法院据此认为,新生儿非出生后死亡,其在死亡之前未能获得民事权利能力,原告不享有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上诉后,二审法院认为本案极具典型法律意义,关系到出生的法律定义,故撰此代理词。)

分娩过程中的死亡与民事权利能力的取得

本案的争议要点是上诉人是否有权获得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而有权获得死亡赔偿金和丧葬费的法律前提是,新生儿在死亡之前是否已经获得民事权利能力。

《民法通则》第九条: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

故本案在法律上的争议核心是,上诉人之子在法律上是否已经出生。

本人认为,上诉人之子在法律上已经出生,其在死亡前已经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依法享有生命权。

判断一个新生儿在法律上是否已经出生,其基本思维逻辑是,先对出生进行法律定义,然后根据这个定义来判断是否已经出生。

法律上的出生定义是什么?这个问题看起来非常简单,但是没有任何一部现行法律对此规定。

最通俗的理解,出生就是从母体内分娩出来。或者有点技术含量地说,出生要么是胎儿经剖宫产从子宫内取出,要么经顺产从阴道内分娩出,总之胎儿离开母体就是出生。

但是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当我们结合法律讨论出生的概念时,就会发现简单的出生竟然存在那么多的中间地带,出生的定义变得艰难。

绝大多数情况下,容易判断死亡是发生在出生前还是出生后。但是如果死亡发生在出生或分娩过程中,介于出生前与出生后这一个中间时间,比如本案涉及的死产,法律上的生死判断就出现了灰色地带。

比如,胎儿在子宫内具有生命特征,但分娩出来后仅有心跳而没有呼吸,经抢救仍无自主呼吸,数分钟后宣告死亡,此时的新生儿死亡在法律上应当定性为何时死亡?死亡前的新生儿获得民事权利能力没有?

更极端一点,如果胎儿在母体内正常,但娩出母体后,既无呼吸也无心跳,处于假死状态,经抢救后仍未恢复呼吸心跳,后宣告死亡。此时的新生儿死亡在法律上应当定性为何时死亡?死亡前的新生儿获得民事权利能力没有?

前述两个例子,既有与本案有关的,也有与本案无关的,如果在法律上定性为新生儿已经出生,则新生儿系在获得民事权利能力后死亡,如果出现侵权责任,权利人享有死亡赔偿金;如果出现刑事责任,则嫌疑人承担的是导致公民死亡的责任;如果出现继承权,继承人继承的是新生儿的继承份额。而导致法律后果出现重大差别的竟然就是胎儿娩出母体前后的数分甚至数秒钟。

所以从法律上厘清《民法通则》第9条规定的出生概念是何等重要!厘清了出生的概念,也为厘清死亡概念打下基础。

目前法律界关于出生的定义大致有断脐说、独立呼吸说、独立心跳说、独立呼吸心跳说,脱离母体说等等,这些学说基本上都是将与新生儿的出生视为一个独立状态或独立事件,并以这个独立状态或独立事件作为确定出生定义的事实与法律基础。比如断脐说是指,一旦脐带剪断这个事件独立发生,则视为法律上出生;独立呼吸说是指,一旦新生儿存在独立呼吸这个状态,则视为法律上出生,其他学说类似。

本人认为,考察出生的法律定义,应当符合医学和法学关于生命的一些基本常识和理论:

1、应当考虑胎儿生命在出生前后的连续性,而不应将胎儿出生后的状态视为一个独立状态。前述部分学说,只考虑了新生儿出生后的独立状态,而没有考虑到新生儿的生命状态系直接延续子宫内的胎儿生命。当宣告新生儿死亡的时间与法律定义的出生时间不一致时,在判断新生儿在法律上是否出生时将出现重大矛盾。

 

比如断脐说、脱离母体说,假如断脐或者脱离母体之后经过一段时间抢救方才宣告新生儿死亡,那么断脐或脱离母体时刻至宣告死亡时刻之间的这段时间算死亡还是生存?如果属于生存,那么另一方会辩解说,断脐或脱离母体之瞬间胎儿已无心跳呼吸,之后的抢救属于无效抢救,死亡其实在断脐或脱离母体之时已经发生,应当回顾性认定新生儿在出生时已经死亡,即在法律上不能视为出生后死亡。如果属于死亡,那么另一方亦会辩解,既然能够判断已经死亡,为何抢救?抢救行为作为一种民事行为,本身即是新生儿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的有力证据,既然临床并未宣告死亡,且还在抢救,那就是没有证据证明已经死亡,尤其是针对新生儿这种特定体质、极易出现心肺同时停止、符合假死状态的情形,不能定性死亡,所以应当属于生存,即应当从法律上视为出生后死亡。

独立呼吸说、独立心跳呼吸说亦存在上述逻辑上的重大矛盾。

所以,当割裂出生前后新生儿生命状态的连续性,单独考察新生儿的生命状态时,将会出现上述难以解决的逻辑矛盾。

2、应当考虑到刚出生婴儿的独特生理特征及现代医学成就。刚出生之婴儿,因为刚脱离子宫内环境,肺未张开,未开始肺通气,并无独立呼吸,常需在外力刺激下(如击打足底)开始独立呼吸;鉴于这个生理特性,新生儿如果存在宫内重度窒息,出生后即使经足底击打也可能短期内无独立呼吸,肺浮沉试验也可能是阳性,但是这种状况经现代医学的及时抢救常有可能恢复健康。故不能仅以无独立呼吸、肺浮沉试验阳性定义出生时死亡。

假如采独立呼吸说,就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胎儿娩出时因重度窒息没有独立呼吸,上呼吸机机械辅助呼吸,1-3天后因抢救无效宣告死亡,至宣告死亡时仍未出现独立呼吸。按独立呼吸出生说,由于新生儿娩出后始终没有独立呼吸,不能算作出生,那么抢救的这1-3天就不是对一个已经出生的新生儿进行抢救,这个新生儿的死亡也不能视为出生后死亡。这显然与常识相违背、也与现代医学相违背,是非常荒谬的一个结论。又如这个出生时没有独立呼吸的新生儿,经过1-3天抢救后恢复了独立呼吸并健康成长,那么这个新生儿算不算出生,如果算出生,从何时计算?按独立呼吸说,因抢救1-3天才有独立呼吸,那么1-3天抢救前的状态不能算作出生,但这个新生儿实已脱离母体1-3天,且已抢救成功,如果不能算出生,显然亦是极为荒谬的。

采心跳呼吸同时具备的出生说,在现代医学尤其是有人工心脏情况下,同样存在上述不可逾越的矛盾。

因此,本人认为;

法律上的出生概念,首先必须考虑宫内生命与娩出后生命的连续性,然后结合娩出时间,具体地说就是:

1、如果根据现有医学检测手段包括胎心监护、B超、胎儿生物物理监测、胎动等,能够判断胎儿在脱离母体前的最后时刻在子宫内是存活的,或者没有相反证据证明胎儿在娩出前是死亡的,应当首先推定胎儿在出生时存活的;

2、如果满足上述条件,即使胎儿在娩出瞬间能够宣告死亡(实际上,如果满足前项条件,不可能在娩出瞬间宣告死亡,因为宫内存活者,根据新生儿的独特生理特征,在娩出后必须抢救而不可能立即宣告死亡),也应当认定新生儿在法律上已经出生。根据《民法通则》第9条之规定,这样的新生儿在出生瞬间已经获得民事权利能力,其死亡视为一个民事权利能力人的死亡。

这个关于出生的法律概念基本采脱离母体说,但与把脱离母体后的新生儿生理状态作为一个独立状态考察不同,而是兼考虑了新生儿娩出前的生理状况,并考虑到胎儿的独特生理特征和现代医学成就。

这个关于出生的定义,也与国际主流的生命观念是符合的。许多国家将生命的概念定义在妊娠20周左右,因为20周左右的胎儿已经发育成较为完善的神经系统,具有人的独特特征。因各种侵权或犯罪行为导致大于20周胎龄儿死亡的,视为对生命权的侵犯,承担致人死亡的法律责任。如果采这一观念,关于出生法律概念的许多歧义将不存在。因为如果更早胎龄的胎儿尚且视为生命,那么临近分娩的成活胎儿更属于生命,其在分娩过程中任一时间的死亡,都属于生命权的丧失,都是出生后死亡。

但在我国,由于长期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堕胎、流产不仅是自由的,对于二胎、多胎甚至存在大月份强制流产,由此形成了胎儿只有在出生后才视为生命的习惯性、错误观念。但是这一习惯的、错误观念并无《民法通则》和《侵权责任法》、《刑法》上的法律依据。

本人也注意到台湾民法大家史尚宽先生在《民法总论》关于民事权利能力的取得一节中对出生的定义有类似深刻论述:我民法之出生,须具备下列二要件:1)胎儿须由母体完全脱离,而一部露出者,不得谓出生。反之其身体既已脱出,则脐带虽与母体连络,不妨谓之出生。须由母体全部露出,此点与刑法不同,在刑法上堕胎为杀人罪之构成,则以一部分露出为已足,盖如何谓之出生,非医学上之见解,乃基于民刑法之立法理由也。2)胎儿由母体脱离后,有存活之必要,盖自然人人格之基础,在于生活之人类。苟已死于宫内或出生前已死亡者,无法律之人格。然出生后无须长时间之生活,即一瞬间之活存为已足。

先生之论述可谓精道,唯不足之处,未能考虑现代医学尤其是近年来的迅猛进展,未能考虑机械辅助呼吸、人工心脏对出生瞬间无呼吸、无心跳者的抢救能力。

根据前面论述的关于出生的法律定义,回到本案的事实与法律:

一、现有证据不能证明上诉人之子在出生前或出生瞬间已经死亡。

1、新生儿脱离母体前的最后一次心电监护时间为2013712108,当时胎心为125/分,证明胎儿在离开母体前是存活的。胎儿娩出时间2113分,离最后一次查胎心仅隔5分钟。

2、在案也无任何证据证明胎儿在2108分至2113分之前,即娩出过程中已经死亡。事实上是,胎儿在这分娩的5分钟过程之中发生了严重窒息,该严重窒息经杭州医学会鉴定,系被上诉人严重过失所致,且承担主要责任。

3、在案也无任何证据证明新生儿在娩出一瞬间即2113分这一时刻已经死亡。被上诉人对新生儿的第一次APGAR评分系出生后一分钟,其呼吸、心跳为0,不能反证在一分钟前即2113分出生的那一瞬间也是0。且根据前面论述的关于出生的法律定义,即使医生在新生儿娩出一瞬间宣告新生儿已经死亡或呼吸、心跳为0,考虑到生命的连续性、现代医学抢救之成就和脱离母亲前是存活的,亦不能定性新生儿在出生的一瞬间已经死亡。

另外,医学上、法律上认定死亡时间的确切证据应当是医生对患者的宣告死亡时间。本案中,被上诉人的医生宣告新生儿死亡的时间为2250分,已是新生儿脱离母体后1个多小时。

因此,从法律上,唯一的、合理的推定是胎儿在娩出的一瞬间即2113是存活的,其死亡发生在娩出之后,上诉人之子在法律上已经出生。

二、杭州市医学会在鉴定结论中认为原告之子的死亡系胎儿宫内严重缺氧,系死产,非新生儿出生后死亡,不能作为新生儿在出生后未获得无民事权利能力的证据。死产是一个医学概念,不是法律概念。死产是与死胎相对应的医学概念。死胎是指胎儿在子宫内已经死亡,医生能够在胎儿娩出之前通过医学仪器或个人经验检查宫内状况而判断胎儿死活。而死产是指新生儿在子宫内是存活的,其死亡过程是伴随分娩过程而发生的,多见于难产或医生助娩措施不当。因此死产与死胎的区分主要在医学上,在于区分死亡是发生在子宫内还是子宫外。死产作为一个医学术语,不具有从相反方面定义出生的法律价值,其也不是与出生相反的法律概念,死产并不等于新生儿在法律上没有出生。对于出生的法律定义应当按照前面论述从法律上考察。

故,尽管杭州医学会的鉴定认为原告之子系宫内严重窒息致死产,但根据出生的法律定义,原告之子在在出生瞬间并未死亡,其在法律上应当认定已经出生,,其死亡系发生在已经获得民事权利能力之后,原告依法享有获得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的权利。

三、对于一个已经足月的连续成长的生命,如果仅因死亡时间的认知存在几分钟的分歧而导致赔偿权利的巨大差异,对权利人而言是极不公正的,对法的价值而言是极不正义的。

四、法律应当防范侵权人的道德风险。倘若将一个宫内存活,只是在出生过程中因严重医疗过失而死亡的新生儿不视为完整民事权利人而予以法律保护,极有可能导致医护人员不尽最善注意义务而对有生命危险之新生儿放弃抢救,甚至将能够抢救的假死状态之新生儿记录为已经死亡,致有疾病之新生儿于巨大危险之中,必将产生巨大的道德风险,这亦不符合法律应当防范侵权人道德风险的正义原则。

(作者单位: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